九年前如果华为对标三星,还有今天的鸿蒙吗

陈秋2019-08-24 11:04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秋 “鸿蒙”真正意义上的摘去面纱,是在今年8月9日,华为召开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届全球开发者大会,正式向全球发布了操作系统鸿蒙OS,同时正式发布搭载鸿蒙OS的第一款荣耀智慧屏产品。

至于鸿蒙是否有用在手机上的计划,8月22日,华为对外强调,没有推出鸿蒙手机的计划,HarmonyOS(鸿蒙系统)将作为公司的“optionB”。

难以想象,鸿蒙萌芽于十年前。

2010年,是全球电信发展的拐点,也是华为的一个分水岭。“这也是鸿蒙被埋下种子的时期,”了解鸿蒙项目的原华为高管李旭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彼时,华为就有了尝试做生态操作系统的想法,当时这个想法大家觉得很可笑,“但任总(任正非)还是很支持,他觉得我们可以尝试做一下。”

那时候,被大众熟知的操作系统除了苹果的iOS、谷歌的安卓,微软的Windows也企图从PC端转移到移动终端,“当时我们探讨是不是可以尝试,不仅要对标苹果,也可以向微软一起学习。”李旭描述。

通信业资深专家纪加宁告诉记者,一个新的操作系统的诞生,从技术上讲问题不大,但搭建起“生态”,前路却漫长且艰难,从消费者角度来讲,兼容性、流畅性、易操作性、私密性等都需满足。

看来,鸿蒙未来的路还很长。

鸿蒙出世

“鸿蒙的名字命名取自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意为宇宙开始形成以前的那种混沌的样子。”李旭说。

李旭对记者称,名字的命名应该是以华为消费者BG为代表的管理层集体讨论决定的,寓意开天辟地,从无到有。整个系统的设计、开发、演进都是华为研发人员集体智慧的结晶。

鸿蒙的面纱是一点点被揭开的,最初是“大嘴”余承东透露的,那是今年3月份,余承东对媒体透露,华为开发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两个月后,他又一次向外界告知,华为的自有系统鸿蒙将兼容安卓应用,最快将于今年秋天面世。

余承东的话没有食言,鸿蒙在8月9日正式揭开了面纱。

对于鸿蒙的最初计划和应用,李旭对记者表示,严格意义上鸿蒙确实是华为的“备胎”,鸿蒙一开始的设定就是在工业物联网上用的,原本没有优先考虑使用在手机上。

这与近期华为高管不断释放出的“鸿蒙不会用在手机上”的信息相吻合,包括任正非、华为董事长梁华以及华为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都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这一观点。

按照荣耀总裁赵明的说法,未来荣耀将以智慧屏为中心,构建家庭超级大终端。

一位提前拿到荣耀智慧屏测试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现在来看,荣耀智慧屏的功能和应用方面谈不上颠覆,这在小米、创维其他品牌都有看到类似的功能。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对记者表示,其差异化能力表现在鸿蒙OS和芯片,但消费者感知不到,他们更深的感受还是在应用和功能显示上面。

通信行业观察者邹学勇观察到的一个利好消息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三大运营商就开始做智能电视推广,这也会是今年下半年运营商泛终端的主战场。而上半年更多的是智能音箱,如百度音箱,推增值业务包括音乐、视频等。

荣耀智慧屏只是第一步。余承东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表示了类似的意思。

余承东介绍,这款类似互联网智能电视的产品,不同终端设备之间可以互为终端和互为外设。如荣耀智慧屏和手机之间可以进行通话无缝切换,手机已有的通话,可以无缝切换到智慧屏。

按照华为目前的计划,2020年,鸿蒙OS将推出2.0,将用于创新国产PC、手表手环、车机。2021年,鸿蒙OS3.0将推出,软硬协同优化,用于音箱和耳机。

生态系统,手机行业有标志意义的是苹果的iOS,苹果在iphone上逐步完善iOS生态系统花了三四年,2014年才获得消费者的普遍认可,依赖于操作系统的应用和服务的完善情况,也是衡量操作系统好坏的标准之一。

2011年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绝大多数软件开发商都会优先升级iPhone的应用,而相比之下当时已经出现的安卓的应用更新则没有那么快。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孙燕飚对记者说,“这是因为软件开发商跟着苹果玩可以赚大钱,当时苹果的一些应用可以直接收取用户的钱,而这在欧美还是很认可的,如苹果的经典的盈利案例——疯狂小鸟。直到2014年安卓兴起,可以媲美苹果,安卓应用有了广告,开始形成商业利益闭环。”

在孙燕飚看来,一个系统其实就是一个产品,而产品想要做成功,那么就要得到基于操作系统的软件开发商的支持,保证他们能获利分成,形成盈利案例。其次,就是要重视用户体验,产品能否粘住大量的用户。这是操作系统生态能不能快速健康成长的基石。

目前来看,荣耀智慧屏的内置如酷喵、芒果TV、极光TV等视频软件,也可以形成闭环。据了解,许多软件开发者对于这款产品仍处于观望中。

产经观察者梁振鹏对记者推测,现阶段只有真金白银地给软件开发商或者高分成,才能促使他们来参与。

十年前萌芽

2010年,华为的消费者业务的市场规模还处于弱势地位,终端业务收入仅占总营收的16.63%,李旭回忆称,那时彩票游戏app内部也有一种声音就是,“我们的手机终端这一块,到底能走多远?”

2011年前后,IBM和埃森哲的华为顾问和华为内部的变革项目组在给任正非汇报时,主要就华为消费者BG80X规划(即华为业务中长期规划)进行汇报,提到选择对标彩票游戏app。当时项目组和顾问倾向于把华为终端的业界标杆设定为三星电子。

华为内部的通行做法,都要在各个赛道和领域设定一个业界的bench-mark,以此为榜样,直至自己变为该赛道的老大。“但在给任总(任正非)汇报完后,任总提出了不一样的意见,认为应该对标苹果。”李旭回忆说,“任总的理由是,苹果手机重新定义和发明了手机,开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是真正的创新,华为要学就学真正最好的和最强的!”

虽然华为内部也都赞成任正非这个判断,但彼时还是觉得,这是遥不可及的。

李旭对记者表示,华为在开始做鸿蒙时,没有对外透露出信息,这么做的原因是,虽然和安卓的合作一直很顺畅,但彩票游戏app也要培养出一批研发人员,让他们具备Windows开发能力,“万一安卓不和我们合作了,我们不至于马上就死掉。”李旭说。

当时基于此,鸿蒙开始在内部生根发芽。

2011年,华为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2012年,鸿蒙项目有了正式的团队。

同年,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涉及到了5G的内容,“这也确实给了华为的研发人员很多灵感,”李旭说。如今在5G这一竞赛场上,华为成为了主要玩家之一。

今年5月,任正非在与媒体对话时,也谈及发现这篇论文后,就开始以这个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一步步研究解体,共投入了数千人。

而在研究5G的起初,李旭回忆,他和同事们的认知还是较为简单的,他们觉得这是2G至5G的一个自然的电信网络的演进,而后发现5G特性,它最大用处在物联网方面,这对一些特殊的人工智能产品,如自动驾驶、工业机器人的大量使用奠定了基础。“跨平台以前跨的是PC和手机,现在跨的是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独立IT分析师付亮告诉记者,现在,基于物联网的操作系统投入较大的是谷歌和华为,它们近几年也在积极推进。

一位通信行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说,物联网的“物”太复杂了,电视、彩票游戏app、手机、台灯等都有自己的控制系统,要看跨平台跨到哪一层。其次,不同物联网设备和手机协同,涉及到跨厂商困难较大。如果没有操作系统,大家建立共同通信协议和标准也可以完成,如华为HiLink、中国移动AndLINK等。

李旭还分享了一个故事,华为曾解决了安卓手机用一段时间后就会卡顿的顽疾。李旭称,iOS相当于仓库是我自己的,物品摆放、进出仓库都是由我来规定,都必须按照苹果的唯一标准来做,但是安卓是开源系统相当于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做商户,可以随便乱放,那么时间一长这个仓库肯定是乱七八糟的,这就导致了效率会变低。“在2015年前后,华为集结了全世界近一半的原生态的底层开发工程师着手做这件事情,当时人数超过了谷歌的底层开发工程师,之后花了一年解决了卡顿的问题,”李旭说。

2016年11月,华为发布旗舰机型mate9,并且在宣传中宣称,“500天不卡顿。”在付亮看来,解决卡顿的事情,国内其他厂商也在做安卓的深度开发,如小米的MIUI,各家解决程度有区别。

李旭认为,虽然解决安卓卡顿的问题、对安卓原生态的优化和鸿蒙不能完全划等号,是两件事情,但也不能说两者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体现了华为在终端的实力包括技术的开发能力、团队研发实力,也相当于是为从开发到正式发布做了一个预演。

十年后,今年8月9日,余承东对外称,目前鸿蒙操作系统开发人员约4000多人。

(应被访者要求,李旭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