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的进化

徐瑾2019-09-02 17:21

心智,或者mind,究竟是什么?

从字面来看,心智是心与智的结合,自然也和大脑等器官有关,是人的心理与智能的表现。现在业界动辄谈到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爱、死亡、机器人》等影视作品也备受追捧。然而,当下一些判断更多来自商业资本,其认知难脱传统窠臼,其中包含的不少流行观念其实是落伍的。这种时候,也许我们应该多听这个领域最聪明的人看法,而不是最聒噪的人。

有个网站叫Edge,汇集了一批世界顶尖级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他们每隔一段时间集中对一个话题进行谈论,这些话题最后汇集成一套书,叫“对话最伟大的头脑·大问题系列”,水准很不错。自然,他们也谈过心智话题,其中的《心智》一册就是成果,汇集了这个领域的诸多名家,诸如语言学家和认知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认知科学家和语言学家乔治·莱考夫、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神经科学家斯坦尼斯拉斯·迪昂。这些访谈或者文章,有的发生在二十世纪末,但是今天读来并不落伍,有不少闪光点,值得分享。

史蒂芬·平克认为,心智是一系列计算器官,其形成过程,来自祖先在解决生存问题的进程中的“自然选择”。正如他在《心智探奇》中的定义,“心智不是大脑,而是大脑所做的事情。人是心智进化的产物,而不是剃光了毛的“裸猿”。心智进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复制最大数量的基因,而正是基因创造了心智。”

如果人类不是不少学者认为的“裸猿”,那么人类又是什么?如果做一个类比,平克的答案是电脑,但是不仅仅是物理硬件,而是一个智能设备。这不是一个新说法,人类曾经将人比作一切时代中最相似的先进东西,比如电话,比如机器,等等。今天来看,人和电脑相似的地方,在于实现智能的方式接近,都是处理信息。从这个意义上,平克认为人的心智不是一堆血肉,而是多元的复杂结构。

更进一步,这个洞察解释了一个现实,心智不是白板。心智是白板的说法,最早来自哲学家洛克。这个说法意味着人出生的时候,作为婴儿,几乎等于一张白板,可以随着周遭环境在上面恣意涂抹。这种看法一直很流行,也暗示了人类的平等,不过这些年遭遇了越来越多的挑战。最典型的例子,可以从婴儿身上找到。

我们总说纯洁如婴儿,好像他们一无所知,可他们表现出来的特质,显示他们并非如此。可以说,在进化机制下,很多“记忆”已经进入婴儿心智。比如,婴儿往往会自动感知老鼠和蛇等危险物品,对于更危险的插座却没有意识。另一方面,婴儿其实是神奇的学习机器,按道理说他们不会加减乘除等计算,可这不等于婴儿对于复杂的概率没有感觉。在实验中,婴儿表现出准确的概率感觉。如果你拿出一大堆红球和一小堆白球和婴儿玩,理论上红球出现概率比白球多。通过观察婴儿的表情和注意力,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好像真的知道某些颜色的球,随机出现的概率比较高,而且,他们好像还可以在这基础上进行各种推理。可以说,婴儿的表现,往往符合概率,甚至贝叶斯定理。

不要小看婴儿,他们是地球上最厉害的学习机器。人工智能领域著名的图灵测验,来自计算机科学和密码学的先驱图灵在1950年的一篇论文中的概念:能否将机器制造得非常复杂,以至于机器对面的人在隔板之后分不清他对面的是人还是机器。对于婴儿,图灵提出过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能否有这样一台机器,输入日常儿童数据,使得这台机器学会儿童所学的所有东西?

过去很多人认为婴儿没有意识,心理学家艾莉森·高尼普克认为婴儿不仅有意识,而且有比成人更丰富的意识。她从神经学和心理学两个角度入手,发现婴儿的意识不是狭窄的自上而下,而是保持开放。用一个比喻来说,成人的意识就像聚光灯,会自动忽略杂质,婴儿就像普通电灯,对周围一切都保持专注。这种体验也不陌生,当我们去一个新环境或者新城市的时候,我们的体验也会打开,短时间内会拥有比熟悉的世界更多的感受。

研究婴儿的意识,对于普通人有什么意义?如果承认婴儿不是白板,再结合各种研究,我们可以看出,所谓三岁看大并不是虚言。为什么这样说,行为遗传学家戴维·邓肯指出,因为人的天资表现甚至社会态度,30%到70%是遗传决定的。对于焦虑的中产父母而言,这也许是一个解放的好消息,只要你不是金字塔尖最特别的那部分父母或者最差劲的那部分父母,你的孩子其实从你们认识开始,大部分的命运就注定了。

当然,这不是说环境不重要。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就提出,环境可以塑造人,醋缸里出不了甜黄瓜。津巴多的成名是因为“路西法效应”,路西法是一个堕落成恶魔的天使,这个效应是说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在1970年代,他主持了“斯坦福监狱实验”。实验中,他招募了身心健康、情绪稳定的大学生,随机分为囚犯和狱卒,放在模拟的监狱。随着实验的开始,情况逐渐变化,大家的角色感越来愈强,狱卒越来越残暴,实验不得不提前终止。这个实验曾经颠覆了人们对于人性的看法,但是真实的事件却在几十年后出现,就是伊拉克监狱虐囚案。津巴多认为,身份和环境可以塑造人。做坏事的人并不是天生恶魔,而是环境的塑造。比如士兵总是值夜班,生活很孤单,身边的人都这样做等等,这些因素都会导致一个普通人也会做出可怕的事情。因此,邪恶的环境,也会腐蚀好人。

我们已经身在一个计算机甚至人工智能无处不在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对于心智的理解更需要回归原点。很多人预言,在互联网时代的网络原住民,会很快抛弃实体文件或者书,但到今天,这也没有发生。在各类电子书籍设备迭代的今天,纸质书却仍旧存在。对这些现象,很多人从习惯以及注意力等角度解释,却经常忽略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人类的心智,其进化根据是为了应对物理世界的变化,这种模式持续了几十万年,用户始终还是会把彩票游戏app设备当作现实世界的另外一种具体物品。人类还是更习惯将信息进行实体化处理,更习惯有形物体。工程师往往没有充分考虑人类大脑习惯,如果不考虑人类的心智习性,难免会制造很多困扰。平克就表示,如果忽视人类心智的运作机制,计算机技术根本不可能改变世界。

我们谈了心智的不同层面,从天性到环境,从婴儿到成年,这对当下有什么启发?其中不少观点存在对立,也没有绝对对错,这些年也不断有新发展。人们对于心智的了解,可能还是太过简单。我的一位研究脑科学的朋友在聊天时提到,人类对大脑的了解,比起对于宇宙了解少多了。心智比宇宙,更神秘。也许保持敬畏,比动辄谈论人工智能如何取代人类,更为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