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公开不仅仅包括病例数据

言咏2020-01-24 18:04

彩票游戏app 言咏/文 如果以1月20日钟南山告知公众新冠肺炎确定可“人传人”为疫情明朗化的转折点,这场抗疫之战已经进入到第5天。这短短的5天里,不乏大刀阔斧的“非常措施”:1月23日10时起武汉“封城”后,鄂州、黄冈、赤壁等多地也关闭离城通道。另外,武汉决定1月25日零时起,关闭过江隧道,三环内(含三环)过江桥梁通行实施体温检测管控。所有的这些措施,都是为了减少人员流动,尽量把新冠肺炎病毒的携带者控制在零输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也是一个直面现实的决定。相信在众目关注之下,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增长的数据,能做到公开、透明、无瞒报。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这几天武汉地区的一些医院开始募捐包括N95口罩、防护服、防冲击眼罩之类的防护物资。比如,在武汉大学校友群里,就转发了武大人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武大中南医院恳请校友捐赠的公告。类似这样的医院自行求助不少。从媒体的报道也能看到,武汉医疗资源的确已经超负荷运转,抗疫必备的防护物资紧缺,比如供一线医护人员使用的防护服和口罩、为疑似病患提供确诊依据的试剂盒子。前者是一线战士的盔甲,后者对于正确统计病例数据、隔离传染源至关重要。

按理说,这些防护物资的募集应该政府操心,而不是一线战士一边在战场上冲杀,还得一边分心筹集这些物资。疫情严峻,物资不够,没关系,中国整体上不缺这类防护物资,这是考验资源调度和配置能力的时候。但是,一个重要的前提是信息的充分沟通。疫情公开不仅仅是病例数据,还包括这些抗疫必备的防疫物资是否充足,如有缺口,数量多少,缺什么,缺在何处。这些数据被公布之后,全国其他地区才能知情,才能帮上武汉。自从医护人员的防护物资短缺被公众知情后,有很多团体或个人通过各种渠道筹集捐赠。一些电商平台也纷纷推出专供武汉市民的口罩商品。

试剂盒子和医院床位的短缺情况也是疫情公开中应有的信息,因为这对于新冠肺炎患者或疑似病例来说具有“救命”的意义。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说,可保障试剂盒子下沉到基层的数量。我们知道生产厂商都在加班加点地生产,但另一方面,在武汉,试剂盒子确实面临短缺的现实困难,导致一些疑似患者得不到确诊,也就得不到收治,只能居家隔离观察。这对于疫情的控制是一个有潜在危险的因素。省会武汉尚且如此,周边市镇乡更不容乐观。

医疗机构床位短缺也是目前武汉抗疫的一个困难所在。医院拥挤不堪,排队长龙甚至超过春运火车站人流,轻症患者得不到床位资源,也无法严格隔离。这样的局面令人堪忧。除夕这天,武汉蔡甸知音湖畔破土动工,力争6天之内建成一座武汉“小汤山”医院。这是令人振奋的消息,在“中国速度”之下亦是力之所及。但是,武汉的医疗资源目前究竟超负荷到何种程度,缺口多大,仍然是公众有权知情的信息,应是疫情公开的一部分。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日前已发布信息,公开向社会征集疫情防控物资,这是直面问题的方式,也是理应做好的后勤保障。这些信息的公开透明,对于正处于隔离之中的武汉,包括周边城市的民众,是缓解焦虑与恐慌的良药,也是把全国其他地区和武汉连在一起的纽带。武汉虽然自我隔离了,但它不是一座孤城,外界将根据武汉抗疫物资短缺的实际情况,为这座城市输入它所需要的东西。这也将给身在这个城市里的千万民众以抗疫的信心,他们不是以一城的力量在抗击病毒,城里城外,信息流动,资源共享,这已是一场共同的战斗,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地方能独善其身。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1260】。
评论版主编
武汉大学法文系毕业。08年入职机动记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