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务员之死

近藤大介2020-02-05 11:35

近藤大介/文 2月1日上午10点左右,日本埼玉县和光市警方接到报案称,有一名男子倒在了该市“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附近的地上。救护车随即赶到现场,将倒在血泊中的男子送往医院抢救。后经医院方面证实,该男子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随后,警方公布了尸检的结果,该男子系跳楼自杀身亡。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日本境内共有19959人自杀身亡。所以,日本人已经对于自杀类的新闻“习以为常”。

但是,随着这起自杀事件背后的隐情浮出水面,整个日本都为之震动——现年37岁的男性死者是一名日本国家公务员,死前奉命安置从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中国湖北武汉市撤回的日本公民。换句话说,在这场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中,第一位日本牺牲者并不是被感染者,而是一位为日本归国公民服务的公务员。

截至2月4日发稿时止,日本政府先后安排了三架撤侨专机前往武汉,分别于1月29日、30日、31日,撤回206名、210名以及149名日本公民。

归国后,这些日本公民被安置在了胜浦酒店三日月、税关研究所、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警察大学校以及西原研修合同厅宿舍等6处隔离区。两周之后,如果被确定“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则可以离开隔离区返回家中。在被隔离期间,他们的日常饮食起居,由政府派遣的公务员全权负责。

自政权创立之初,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把“从速应对危机”确立为执政理念之一。这一次,安倍的确做到了“言出必行”,在危机爆发后,第一时间派出专机,并在三天的时间内,从武汉顺利撤回了565名日本公民。以至于在正在召开国会预算会上,安倍都在夸耀自己的丰功伟绩——我从被封锁的武汉救出了危在旦夕的日本国民!

不过,安倍的功绩也给日本政府职员带来了数不尽的麻烦。关于1月29日归国的日本公民入驻胜浦酒店三日月一事,一位在政府工作的相关人员透露,他们正在遭受“五重苦难”。

其一、起初,胜浦酒店三日月是在“政府不公布酒店名字”的前提下,答应向归国公民提供住宿。但是,执政党自民党的某些干部竟然出现了低级失误,导致酒店的名字曝光于众。对此,酒店方面怒不可遏,每天都在找驻扎在酒店里的政府职员“要个说法”。

其二、206名归国公民不满于恶劣的食宿条件,不断向政府职员抗议:“为什么不是单间,而是双人间?”“到底要把我们隔离到什么时候?”“每餐都是把一些难吃的盒饭摆在门外,我们是奴隶吗?”……

其三、千叶县胜浦市市政府以及酒店附近的居民对于隔离区的地理位置表示非常的不满和气愤。对于他们来说,把附近的酒店设为隔离区,无异于自掘坟墓。所以,他们也把怒火投向了政府职员:“难道你们要把胜浦变成‘日本的武汉’吗?”“如果我们这些市民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该怎么办?”……

其四、这些政府职员并不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专家,只不过是迫于形势,被高层安排到了一线工作。面对重重的困难和既定的“24小时服务制”,他们个个身心疲惫、苦不堪言。与此同时,位于东京的首相官邸和本厅又置他们的生死于不顾,还美其名曰“委以现场人员自行处理一切事务”。

其五、截至2月4日,从武汉归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疑似感染者中,已有8人被确诊。所以,这些身处一线的政府职员,还要一边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被感染,一边坚持工作。

基于以上的“五重苦难”,这些负责处理归国日本公民隔离工作的政府职员,可谓是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临界折磨。

最终,他们中的一位伙伴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杀。对于这起自杀事件,日本政府并没有隐瞒,但是对于各种质疑之声,他们选择了三缄其口。同时,由于这些政府职员仍然坚守在24小时制全天候隔离区内,各大媒体很难就这个“个案”进行深入的报道。

通常情况下,日本的公务员大多是规规矩矩的年轻人。而那些想要成为富豪的年轻人,都会投身IT行业或者金融行业。毕竟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很低,工作内容也大多“索然无味”。

不过,公务员的生活相对比较安定。或者说,公务员理论上都能过上“风险系数最小”的日子。所以,那些谋求质朴而又安稳生活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加入公务员的行列。

然而,这一次他们需要突然面对“风险系数极高”的工作任务。如果换成自卫队队员或者警察,自然不必多言。这些公务员们当然不具备挑起这副重担的体力和心理承受能力。所以,前文提到的那位37岁的年轻公务员,在极度的愤怒和劳累的状态下,一跃结束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现如今,日本的观光旅游、温泉酒店、礼品和特产、日用百货以及生活家电等众多行业都依赖每年近900万的中国赴日游客为生。所以,与美国不同,日本目前接纳除湖北人之外的所有中国游客。这也让我们再一次清醒的认识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将中国人视为衣食父母。

另外,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很多日本的经济学家开始担心日中贸易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毕竟在中国境内活跃着约3万家日本彩票游戏app,最近中国彩票游戏app也频频进驻日本。对于日本来说,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国。据统计,2018年日中贸易额已经占到了日本总贸易额的21.4%。

所以,从某种意义层面而言,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是中国的苦痛,也是日本的苦痛。无论是口罩还是医疗人员,日本必将倾尽全力,与中国共渡难关。

由衷的期望,中国巨龙早日战胜病魔,康泰永久!

日本《现代周刊》副主编